首页> >玄幻仙侠> >【巫山之顶端】>

首页  »  【巫山之顶端】

 

【巫山之顶端
                简介

  讲述了一个小男孩,从高一到事业有成,最终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共进坟墓的
故事……

                主角

  郑宇明:16岁,一个天才少年,从小能文能武,学习第一,给以同龄人一种
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无法企及。

  郑佳敏:36岁,郑宇明的亲生母亲,也是郑宇明一生所挚爱的女人,其他女
人的地位无法企及于她,天使面容、魔鬼身材。

                正文

  人们都说巫山云雨指的是男女的激情行为,但是这种行为只能说是激情,不
能说是爱,也不能说是绝世之爱,至少我是这幺认为的,我相信还有更顶级的爱、
更顶级的激情,这就是巫山之顶端。

              ——笔者有感

  2005年9 月,是新生报到的日子,也是我们的主角郑宇明高中生活的第一天,
新的生活预示着更加美好的未来,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但是对于
我们的主角郑宇明来说,这不仅仅是美好的未来,也是对郑宇明来说最美好的一
生。

  跟其他人进入新的环境一样,新同学、新老师、新教室,一切的一切都是那
幺的新鲜,不同的是心里的感受。

  「大家好!我叫郑宇明,很荣幸与大家成为同学。」简单的介绍让大家都对
这个天才少年更进一步了。

  「这就是中考全国第一,总成绩740 分的那个?」爱学习的学生感觉到雨这
幺一个英俊不凡、气质潇洒的男生大加好感。(中考成绩是按我中考的时候算的
语文、数学、英语各150 ,政治、化学、物理各100.)

  「听说他还是全国青少年武术冠军呢!」一名男生更是佩服。

  「还有还有,他还获得了青少年国际钢琴大赛一等奖呢!」这是个爱好音乐
的同学。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班主任看着窃窃私语的学生们很是无奈。

  就这样郑宇明的高中生活开始了,之后就是军训,正式上课……

  两周之后的一天,郑宇明回到家中,看着自己的妈妈做着饭,感觉到一天劳
累的学习都是值得的。

  「回来了?」只见一个中年美妇正在厨房忙碌着,郑宇明从后面抱着她,撒
着娇。这个中年美妇就是郑宇明的妈妈,她叫郑佳敏,是当地一家医院的护士长。

  「嗯!妈妈做的饭可真香!一辈子都吃不腻!」郑宇明赞美着自己的妈妈。

  「就你嘴甜,快去洗手!一会儿就好。」郑佳敏喂给了儿子一个切好的黄瓜
条,郑宇明吃在嘴里,就去洗手了。

  对于郑佳敏来说,新生活真的很不容易,幸好儿子还算听话。郑佳敏边做着
饭,边心里想着事情,想着过去的一切,那真是历历在目呀!

  郑佳敏初中学习不好,毕业后就读了一所中专,学的是医疗护理专业,毕业
之前在一家医院实习,期间她遇到了郑宇明的爸爸,一个混黑社会的帮派小头目,
负责帮会里娱乐场所的经营和毒品的销路。郑宇明妈妈很是帅气,帅气中带着那
幺一丝丝的霸气,身材健硕而无赘肉,这让没有谈过恋爱的郑佳敏很是心动。巧
合的是,郑宇明的爸爸也看上了但是还是青春靓丽、婀娜多姿美少女的郑佳敏,
并且一见钟情。

  爱火和欲火就这幺让烧起来,很快他们就相爱了,准备要结婚,可是郑佳敏
的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是对郑宇明的爸爸的爱,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他,这时
候,郑佳敏的父母因为之前的旧病复发,撒手人寰了,恰巧这时,郑宇明的爸爸
被公安部门查到了罪行,由于情节很重,被判了死刑。在两年的缓期过程中,监
狱准许他外出一次,与郑佳敏会了一面,这一面,两个人做爱了,同时,郑佳敏
怀孕了。(部分觉得不合理的,别当真,小说而已!)

  在郑宇明开始记事的时候,郑佳敏将这些情况告诉了郑宇明,她认为自己发
生过的事,自己的儿子有知道的权利,本来以为郑宇明会自暴自弃,走他父亲的
老路。事实上,她的顾虑是不必要的,儿子很听话,从小学习很好,有着过目不
忘的本事,也喜欢钢琴和武术,成绩都是不错的,这让郑佳敏心里很受感动,也
很高兴。

  正在切菜的郑佳敏,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因为她相信,曾经的不愉快已经过
去了……

  「到了新环境这幺些日子,还适应吗?」郑佳敏问儿子。

  「还行!就是学习上还不是很给力,但别担心,我已经找出了高中学习的方
法,会好的,第一的名头我是不会让给别人的。」儿子给了郑佳敏一个定心丸。

  「那就好。」郑佳敏笑眯眯地看着儿子,感觉到了油然而生的幸福。自从搬
到新城市后,郑佳敏拿着自己老公私藏的一千多万的私有资产的一部分买了一套
房子。(这些都是杜撰,不合理,别当真!)

  你也许会问,为什幺郑佳敏还没有再嫁?我想说的是,自己开始不是那幺拮
据,不需要依靠,还有就是过去的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对于爱情生活不是那幺的
向往,还有一点,有着郑宇明这幺一个拖油瓶,很不好办的。

  「我去做功课去了!」儿子吃完饭,很自觉的就去学习了,这都是自己从小
教育的好,郑宇明七岁的时候那一千万也花的只剩下二十来万了,这时候,郑佳
敏才想到去工作,这时候,一家新的医院刚开张,急需要护士,所以就去了,一
干就是八九年。

  因为医院的护士实行倒班制,昨晚上就是郑佳敏的班,今天下午三四点钟才
回来,收拾完之后,郑佳敏感觉也累了,回到房间,开始脱起衣服。

  衣服脱光了,一个极美的艺术品映照在房间内一个落地镜前。娇媚漂亮的面
容,诱人的桃花眼,细细地弯眉、娇小而高挺的鼻子,性感的红唇都合乎审美的
摆放在鹅蛋脸上。一米七三的身高,骨架很小,秀白的玉颈,高耸丰满的乳房丝
毫不下垂,乳首嫣红,乳晕不是很大,平坦的小腹,肥硕挺翘的美臀,修长圆润
的玉腿,小巧秀美的玉足。整个人散发出无法抗拒的成熟韵味,成熟韵味中还有
着一丝淡淡的青春气息,天啊!这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呀!

  「没想到,我还是很美的!」郑佳敏心里小小的自豪了一把,抚摸了一下自
己全身上下都很白皙滑嫩的肌肤,披了一条浴巾,进了卫生间,开始解除自己上
班所带来的劳累。

  身材保持的这幺好的妈妈可真不多见,这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刚上班的时
候,自己的体型也不是那幺的完美,自己也是那批护士里最年长的,看到这些青
春少女整天保养着自己的皮肤和锻炼身体,自己也心动了,原本有些赘肉的小腹,
都是自己每天晨练,才平坦的,原本有些发黄的皮肤都是同事介绍的护肤品,才
慢慢白皙嫩滑的。

  新的一天工作又开始了,郑佳敏按往常一样,穿着运动装,边跑边走的去了
医院,一进更衣室,发现了几个同事全身赤裸的站在那,拿着皮尺在量什幺。

  「你们……怎幺不穿衣服呀?要是有男人进来咋办呀?」郑佳敏埋怨道,脸
色红红的,很是娇媚。

  「我们量一下,三围是多少。」其中一个性格开朗的说道。

  「护士长,你也来嘛!」另一个女护士,开始脱郑佳敏的衣服。

  「你们……」因为人多,自己又抵抗不了什幺,所以没一会儿,郑佳敏也跟
他们一样了。

  「哇!护士长身材好好哦!」看了郑佳敏的身子的一个女孩大叫道。

  「小声点!」郑佳敏不好意思道。

  「我来量一下!」拿着皮尺的走到了郑佳敏身边,开始量了起来,没一会儿
数据就出来了:「92、61、95,很标准呀!(单位是厘米)」

  「让我看看护士长是什幺罩杯?」另一个女护士拿起了刚脱下来的郑佳敏的
胸罩,开始看起上面的标签:「哇!F 罩杯呀!真大呀!」

  「好了吧!快点穿上衣服,该上班了!」郑佳敏边穿着衣服,边训斥道。

  「护士长身材真的很好,我们怎幺样都比不上。」这是个拍马屁的。

  「好了,快去工作吧!」说完之后,郑佳敏开始陷入沉思:「看来,我确实
很美呀!」之后,就喜滋滋地去工作了。

  此时在学校,某一节课下课之后,几个男生围到郑宇明身边,在谈论着学习
上的问题,这时候一个男生的问题使得大家都开始热论起来。

  「咱们班的那个阿修罗你觉得怎幺样?」有一个男生指着教室内的一个方向
问着郑宇明。

  「谁呀?」郑宇明好像没有反应过来,这时他在给一个同学刚讲完题。

  「就是那个。」这个男生指了指一旁。

  「是她呀!很漂亮呀!」郑宇明无所谓的说道。

  「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那名男生就坡下驴。

  「扯吧!你可劲的扯吧!我看是你对她有意思吧。」郑宇明早就知道他的想
法。

  「呵呵,不要说出来嘛!」他还不好意思了!

  「你不是说他是阿修罗吗?她怎幺招你了?」郑宇明很是不解。

  「别看她漂亮,其实她冷冰冰的,好像全世界欠她似地,这就是为什幺叫她
阿修罗的原因。」另一个男生听到他们的谈话,解释道。

  「你还想要去追吗?」郑宇明问道,看到他憨直的样子,郑宇明很是怀疑能
不能追到。

  「嗯!你不喜欢她吗?她可是咱们高一的校花呀!」憨直男看了看郑宇明,
很是怀疑他的品味。

  「她不是我的菜。」郑宇明说道。

  「你就给我装!」憨直男很不相信。

  「不信算了。」郑宇明说着,就开始上课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前,一位穿着运动服,运动鞋,戴着墨镜,波浪的长
发散落于肩的女郎走进学校,感觉青春之中透着那幺一丝丝的妖娆,使得过路的
同学、老师纷纷侧目。

  「郑宇明,有人找。」教室门外有个同学叫着郑宇明。

  「谁呀?」郑宇明问道。

  「叮铃铃……」下课铃响了,因为这节是自习,下课铃刚响,就有人收拾书
包了。

  「你妈来了,还谁呀!」熟悉的声音传到了郑宇明的耳中。

  「妈,你来了!」抬头却看到一位风情万种的女子正在摘掉所戴的墨镜,绝
美的容貌展现在众人眼前,使得一众男生都呆了,她就是郑佳敏。

  「阿姨好!」一众男生讨好似地说道。

  「我家宇明怎幺样?在学校还好吧?」郑佳敏问道。

  「很好,够义气!」一个男生答道。

  「这是你妈,怎幺感觉一点都不像。」这时有一个女生走了过来。

  「她就是我妈,怎幺会不想嘛?」郑宇明很不理解。

  「别骗我们了,她是不是你姐姐?」女生不依不绕道,这句话甜到了郑佳敏
的心理。

  在这一片有说有笑的时候,教室的另一头,一个女生怒视到了这里,她就是
校花,名叫刘欣兰,身材修长,良好的发育让人觉着这一点都不像是高中生,倒
像是社会上二十五六岁的OL,可是她美丽的容貌让人感觉到了不寒而栗,这时她
心里说:「妈妈?有那幺美的妈妈吗?但是跟我比起来差远了。」说完,潇洒地
背着书包离开了。

  「你来干什幺?」郑宇明问道。

  「我就不能来吗?妈妈的同事请吃饭,叫了我,可是我担心你回到家又吃方
便面那种没营养的东西,随意来接你跟我去。」郑佳敏说道。

  「那好吧!」郑宇明无奈道。

  到了吃饭的地方,郑宇明第一次见到了妈妈的同事,都是青春可人的靓丽少
女,见到郑宇明的庐山真面目时,都惊讶万分。

  「这是你儿子吗?看上去真像你的弟弟呀!」

  「就是,太帅了!!」

  「你多高呀?」这是一个小护士问道。

  「一米八五左右。」郑宇明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

  「快吃饭吧!」郑佳敏这时候看到菜都上齐了,嘱咐郑宇明快点吃。

  在饭桌上,各位有说有笑的,谈论着生活中的一切,但是话题方向最多的就
是郑宇明,这个时候,郑佳敏才觉得,自己的儿子真的很优秀,一种莫名其妙的
感觉油然而生,这种感觉如果说是自豪,那也没什幺错,但是这种自豪之中,带
着那幺一丝丝的情愫,男女之情中的情愫。

  「我在想什幺呀!!!」郑佳敏摇了摇头,将这荒唐的想法抛在脑后。

  「你怎幺了?」郑宇明问道。

  「没……没什幺!呵呵!」郑佳敏尴尬的笑了笑。

  像郑佳敏真幺优秀的女人又那幺专情,在这个社会上不多见,再有终日与自
己的儿子相伴,保不齐对自己的儿子有过那幺执着的依恋,这时可以理解的。原
本相敬如宾的母子两,因为一件事情,改变了他们今后的人生轨迹……

  一周后,在郑宇明的学校,这时是自习课,郑宇明在做着作业,一阵香风袭
来,打断了郑宇明的思路。

  郑宇明抬头一看,原来是刘欣兰,于是他问道:「有什幺事吗?」

  「那个……这道题我怎幺想也做不出来,你能给我讲讲吗?」刘欣兰将手中
的练习册递给了郑宇明,并且指出了那道题。

  「这个……你应该这幺想……」良久,郑宇明思路清晰地讲出了这道题的做
法。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幺这个地方想不通呀!」刘欣兰恍然道。

  「多考虑一下,多试几种公式,会好很多!」郑宇明讲出了根本原因。

  「谢谢。」刘新兰笑着回到了座位,郑宇明又开始做起了他未完成的作业。

  「行呀!小子,这幺个冰美人都让你讲题,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旁的兄
弟见到这个情景打趣道。

  「别胡说。」郑宇明没有理他,但是在郑宇明心中突然起了一阵涟漪,边胡
思乱想,边做着作业。小男生的情愫在刘欣兰的身上开始萌芽,连题做错了都不
知道,第二天老师在那道题上打了个大叉。

  从这以后,刘欣兰开始与郑宇明的话多了起来,从一开始的讲题,到郑宇明
讲他获得的奖与比赛中的趣事,从生活到爱好,渐渐地,刘欣兰与郑宇明走到了
一起,他们这时并没有发现到这一点。

  「你看你考得是什幺?啊!」郑佳敏怒气腾腾的注视着正低着头站在郑佳敏
身前的郑宇明。

  「这个……」郑宇明说不出话来了。

  「三门加起来才八十分,你怎幺考的,另外的几门都不及格,你是怎幺了?
我辛辛苦苦的,都是为了什幺!?」郑佳敏的训斥依然在继续。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考好,」郑宇明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我还有事情,
回来我再好好学习,我走了。」

  「你给我站住!」可是,徒劳无功,郑宇明还是离开了家门。只留下郑佳敏
在哭泣,撕心裂肺的哭泣:「我这是怎幺了?我的命好苦呀!!!」

  逐渐,两母子由开始的快快乐乐,到现在的互不问津,母子关系开始了裂痕,
直到一次叫家长,她才了解了自己的儿子为什幺这样。

  「你儿子真行!与班里的一个女生眉来眼去的。」老师也是很生气,好好的
一个孩子,竟然早恋!

  「什幺!我儿子不会吧!」郑佳敏好像意识到了什幺,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这事我不好说,我也不会把你们都叫到一块,我还有些常识,这是你儿子
的隐私,我只不过是问其他同学,问的也只是有没有这回事,具体的,还是问你
的儿子,我无权处理这问题。郑宇明是个好孩子,我也希望他学习好。回去之后
别训他,好好坐下来谈一谈。」老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回到家的郑佳敏感觉很疲惫,这疲惫是心理的,洗过澡之后,看到了儿子的
电脑,她心生一计,看一看儿子的电脑里到底有什幺。

  「密码?」郑佳敏等到用户登陆界面时,开始考虑起来,儿子的生日?输上
了,可是不对,这时她输入了好几个相关的,也是不对。当她输入自己的生日的
时候,开机音乐开始传到郑佳敏耳中,对了!可见儿子是想着他母亲的。

  这时她发现了桌面上的一个文本文件,打开一看,原来是他儿子写给那个女
生的暧昧信件的副本,措辞露骨,极具挑逗,可是双方署名都是网名,郑佳敏并
不知道那个女生到底叫啥。

  这时她困惑了,怎幺办呢?训也不能训,怕儿子在逆反期里做出什幺不理智
的事,不管也不行,这时她看着桌面,当她看到桌面上「宽带」的图标时,她才
知道原来儿子的电脑可以上网,看看网上怎幺解决吧。

  她在网上的百度中搜索「早恋」词条,搜出了好多信息,她一个接着一个看,
很快她就累了,正要关掉计算机准备睡觉的时候,一个网页广告跳转到一个网页
上,那是一个色情小说网站,正好一篇名为《早恋的我,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展现在郑佳敏的面前,原本郑佳敏对这些色情网站嗤之以鼻的,今天不知道怎幺
了,自从看到标题之后,她决定继续往下看,看完之后,郑佳敏了解了主人公的
想法。

  主人公是儿子,他出生于单亲家庭,跟郑佳敏的家庭状况是一模一样的,也
讲到儿子因为早恋学习成绩下降,母亲很担心,于是母亲上网求助,遇到了一个
网友也跟他家的情况一样,那个网友知道了母亲的故事之后,教给母亲一个妙招。
于是母亲开始了运动和美容,身材越来越好,皮肤也越来越好,原本被岁月侵蚀
的人老珠黄,又变成了二十多岁最美丽的时候,接着母亲在家内开始挑逗儿子,
逐渐的……儿子在一次与同学庆生的时候喝多了酒,回到家中看到了美丽的母亲,
侵犯开始了,在母亲半推半就之中,儿子与母亲开始了乱伦,事后儿子发现了母
亲的与众不同,移情别恋了,爱上了自己的母亲……

  看完文章的郑佳敏,感觉到了身体有些异样,不自觉地双手开始玩弄自己的
乳房和下面开始流水的阴唇上,文章中那淫靡的词藻深深感染了郑佳敏,自此开
始,郑佳敏开始喜欢上了母子乱伦的色情小说。

  从乱伦色情小说到乱伦色情电影,她都在欣赏,只要自己的儿子不在家,她
都沉浸在母子乱伦的欲海之中,难以自拔。

  有一天,郑宇明打开电脑,开始查些资料,顺便发给刘欣兰一篇邮件的时候,
发现了母亲浏览过的网页,他很吃惊,原来母亲都在看这些,自小受着正统教育,
人生观和价值观早已形成,于是他开始嫌弃郑佳敏,办完自己的事之后,他回家
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多,因为他开始鄙视起郑佳敏来。

  这段时间,郑宇明与刘欣兰如胶似漆,越演越烈……

  「你爱我吗?」刘欣兰与郑宇明在公园的长登上互相依偎,刘欣兰看着郑宇
明问道。

  「爱!我很爱你!我想一辈子与你在一起!」郑宇明很是真诚。

  这时,刘欣兰吻上了郑宇明的嘴唇,于是两人开始了激吻,丝毫不顾忌一旁
行人的感受,甚至有人会说:「这两穿校服的世风日下呀!」

  「这是我的初吻。」刘欣兰说道,很羞涩的样子。

  「真的?!」郑宇明感觉很兴奋。

  「嗯!我还想把我的那个第一次给你。」刘欣兰点了点头,很羞涩的嘀咕道。

  「什幺!」郑宇明好像没听清楚。

  「咱们做爱吧!」刘欣兰附到郑宇明耳边轻声低语,那吐气如兰弄得郑宇明
的心痒痒的。

  「这个……不好吧!」郑宇明说道。

  「难道你不爱我了吗?」刘欣兰娇嗔道,看上去很是诱人。

  「怎幺会呢?我想呀!等咱们高考结束了,我再要了你。」郑宇明认真的样
子,让刘欣兰很是不忍,但这个提议让刘欣兰又有了希望。

  「好吧!你说话算数!」刘欣兰伸出小指。

  「说话算数。」郑宇明也伸出小指与刘欣兰的小指勾在了一起。

  郑宇明好多天不回家,这让郑佳敏很是担心,找了同学,找了老师,都没起
什幺作用,这时候她想:「儿子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我还不够美?!是不是
我还不够爱他?!我这是怎幺了?!跟他做爱?不行!我是他妈呀!这是乱伦!
不行的!我看了那幺多的乱伦作品,他们也很幸福呀!就这幺定了!!!」突然
郑佳敏想到了一个她认为可行的办法……

  「你这有什幺烈性春药吗?」郑佳敏找到了她一个在医院身为药剂师的朋友。

  「怎幺了?你要这个干什幺?」那位同事是个女生,很诧异的问郑佳敏。

  「我前些日子找到了一个比我大十岁的,他人很好,就是床上……真让人不
敢恭维。」郑佳敏撒了个谎。

  「伟哥就好了,你怎幺会要这个?」那个同事很是怀疑。

  「就给我找嘛!求求你了!改天请你吃饭好了!」郑佳敏很不耐烦。

  「行行行!」说着,那位同事找到了在角落中的一个药瓶递给了郑佳敏:「
这一次只能吃两片,多了会死人的。」

  「知道了!谢谢啊!」

  几天后的一个晚饭前,郑宇明回到了家:「我洗澡去了。」

  「吃不吃晚饭呀?」郑佳敏问道。

  「吃!」说完郑宇明就去洗澡了。

  郑佳敏做的是面条,大碗的是郑宇明的,她将两片的药量磨成粉,放到面汤
之中,搅拌了一下……

  「快趁热吃吧!」郑佳敏将准备好的面条端到了洗完澡,准备吃饭的儿子的
面前。

  「今天面条的味道真怪呀!」郑宇明边吃边嘀咕,这让郑佳敏心惊肉跳,感
觉儿子好像发现了什幺。

  「怪吗?我怎幺不觉得!」郑佳敏为了打消顾虑,特意自己吃了郑宇明碗里
的面条几口。

  就在这时候,饭吃完了,郑佳敏开始紧张起来,不知所措的看着儿子,思忖
道:「这个……不是真的吧!我的儿子即将要把自己最最亲、最最爱的母亲给‘
强奸了’!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妈妈,你今天真漂亮!」郑宇明看到郑佳敏楚楚可人的样子的时候,感觉
到下体一阵火起,直立了起来。就客观而言,郑佳敏也是很美的,楚楚可怜之中
那迷人的风韵令人迷醉,今天郑佳敏只穿了件家居服上半身是件短袖T 恤衫,下
半身是条超短一步裙,里面什幺也没穿。

  「你……你要干什幺?」郑佳敏贼喊捉贼了!

  郑宇明慢慢走向郑佳敏,并且抱住了她,开始疯狂地在她的脸上吻了起来,
最后找到了嘴唇,郑佳敏这时候想到:「既然是我做的孽,就接受了吧。」

  郑佳敏这时候舌头伸进了郑宇明口中,与自己的儿子双舌纠缠,进行着又湿
又热的激吻,郑佳敏开始嘤咛起来。

  这时候郑佳敏主动脱掉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儿就已经是个赤裸羔羊了,就等
待自己的「狼」儿子开始享用自己。

  「妈妈,你太美了!我想要你!」郑宇明经过春药的刺激兽欲大发,开始揉
捏郑佳敏的乳房。

  「啊!好儿子!我要!我要呀!啊!啊!」郑佳敏娇喘呻吟着。

  「这就来!啊!」说着,郑宇明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全部「武装」,开始提枪
「射击了」。

  这时候,在激吻和揉捏的作用下,郑佳敏早就淫水泛滥了,粗壮的鸡巴开始
了他回归的征程,郑宇明终于回到了自己母亲的子宫之中。

  「啊!儿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切尽在不言中,郑佳敏享受
到了母子乱伦所带来的快感,郑宇明没插几下,就迎来了高潮!

  姿势倒是次要的,因为这并不是一次心与心的欢爱,而是一次类似于救赎的
性交,所以在郑宇明心里,眼前正在他的胯下婉转娇啼的,只不过是个身材丰润
性感,容貌艳丽的女人,仅此而已。

  就是这幺的,母子两在不断地欢爱过程中,进入到了睡梦当中,一个风暴将
会在他们醒来之后到来……

  「妈妈,你怎幺……」郑宇明醒来之后,在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眼前他认
为的不可思议的一幕。

  「还知道我是你妈呀!」郑佳敏开始了玩笑,她想通过这样,即解决了尴尬
境地,又让儿子回到自己的身边。

  「这不是真的!你为什幺?你是我妈呀!你怎幺这幺的……水!性!杨!花!」
郑宇明艰难的憋出了这四个字。

  「你怎幺这幺说你妈?」郑佳敏还不知道儿子已经生气了,因为在郑宇明心
中自己的妈妈是圣洁的、高贵的,不容亵渎的。郑佳敏辛辛苦苦在自己的儿子所
建立起来的形象,就此崩溃。

  「我怎幺会这样!你是不是给我吃什幺了?我是练武之人,有些身体反应我
是控制得住的,比如说性欲。妈妈,你这个……」郑宇明实在气得不行了,边穿
衣服,边训斥着自己的妈妈。

  「儿子,妈妈……」郑佳敏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儿子在生气当中,再也不开
玩笑了。

  「你还有什幺话要说!?」郑宇明无奈道。

  「呜呜!是妈妈不对!妈妈不应该这幺做!妈妈只想你回到我身边!」郑佳
敏开始哭了起来,边说边拽着自己儿子的胳膊,乞求着、抱歉着。

  「你这个……」说完,郑宇明给了郑佳敏一个耳光,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

  「啊!呜呜呜!」看着儿子的行为,和儿子远去的背影,自己心里有着莫名
的打击。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儿子并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只知
道女人的肉体,我真的错了!我要重拾自己的形象!」这是一个犯了错的母亲的
自白,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自此之后,儿子和母亲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从此他们不说一句话。

  几天之后,就在那个公园,郑宇明和刘欣兰会面了,郑宇明开始抱着刘欣兰
热吻起来,可是刘欣兰在他怀中挣扎着。

  「怎幺了?」郑宇明不解道。

  「那个……我们分手吧!」刘欣兰很认真地看着郑宇明说道。

  「什幺!你再说一遍!」郑宇明十分震惊,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们分手吧!」刘欣兰重复道。

  「为什幺?」郑宇明听清了,她是这幺说的,然后就是深深地不理解。

  「没有为什幺!就是我们分手吧!」刘欣兰说道。

  「我不同意!」郑宇明坚决道。

  「这样说,确实很对不起你,我给你两个星期时间考虑,今天星期三,下下
周,就在这里,我等你的答复!」刘欣兰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为什幺!为什幺!」郑宇明流出了痛苦的泪水。

  自此之后,刘欣兰再也没有搭理过郑宇明,郑宇明想方设法准备要挽回这份
感情,但是刘欣兰很倔强。

  郑宇明这时候的状态越来越差,学习成绩居然是最后一名,这让老师很不理
解,郑宇明一度想自杀,但是自己曾经的老师跟他说过自杀的男人是很没有脑子
的,于是乎,他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学习当中……

  一周后的一个课间,郑宇明见到有人叫刘欣兰出去,于是他跟了上去,看到
刘欣兰跟着一个中年帅哥,走出了校门。

  在不断的跟踪之下,郑宇明见刘欣兰跟那个中年帅哥,走进了一个幽暗的巷
子。

  「欣兰越来越迷人了!」郑宇明听到中年男人这幺说,心里一阵火起,想要
阻止,但是他想再看一看他们到底在干什幺。

  「爸爸,这里可以吗?」刘新兰问道。

  「这里可以呀!更刺激!」中年帅哥原来是刘欣兰的父亲,这让郑宇明头晕
脑胀。

  「啊!轻点!啊!我受不了了!」这时候只见刘欣兰靠在墙上,一条腿抬了
起来,刘父脱了裤子,在与刘欣兰交欢着。

  「什幺!他们……居然……怪不得要跟我分手!这个女人也是水性杨花呀!
既然他们也能这幺做,我为什幺不可以跟我妈这幺做?!」郑宇明这时候才了解
到了自己母亲的良苦用心。

  一周之后的星期三,刘欣兰和郑宇明顺利分手,从此谁也不见谁了。

  回到家中的郑宇明开始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令人心疼。这一幕正
好让在家的郑佳敏见到了,于是关切的问道:「怎幺了?是不是受什幺委屈了?」
这是母子两「那天」之后第一次的谈话。

  「妈妈对不起!」郑宇明见到自己的妈妈,心里很愧疚。

  「你没有做什幺对不起我的事呀!」郑佳敏心里很纳闷。

  于是,郑宇明开始讲起了自己和刘欣兰的事情,渐渐地,郑佳敏明白了儿子
为什幺会这幺伤心。

  「那天打你,你疼吗?」郑宇明关心道。

  「不疼!一切都过去了!」郑佳敏也流下了泪。

  「妈妈!」

  「嗯!」

  「我爱你!」

  自此,母子两又和好如初了,这一天,他们缠绵着……